Witnessed a protest (1st, July) against changing Constitution in Tokyo

好像我不管出行去哪裡都會遇到市民遊行。在維也納時遇到罷工遊行,在伊斯坦布爾遇到佔領蓋齊公園(Taksim Gezi Park)的抗議運動,這次在東京又撞到民眾在首相官邸前抗議憲法解釋改憲。(同一天香港也進行了大規模的預演佔中) 為什麼我總會碰到這些社會運動?一定不是我的問題,而是這個世界太不安寧,各地的百姓都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發聲。 Advertisements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