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nessed a protest (1st, July) against changing Constitution in Tokyo

好像我不管出行去哪裡都會遇到市民遊行。在維也納時遇到罷工遊行,在伊斯坦布爾遇到佔領蓋齊公園(Taksim Gezi Park)的抗議運動,這次在東京又撞到民眾在首相官邸前抗議憲法解釋改憲。(同一天香港也進行了大規模的預演佔中)

為什麼我總會碰到這些社會運動?一定不是我的問題,而是這個世界太不安寧,各地的百姓都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發聲。

這個月一日,我需要去東京參加一個研究經費的認定儀式。6月30日晚,我乘坐從京都出發的夜行巴士,翌日早上八點到達了東京站。在乘坐巴士的途中,我早上六點就迷迷糊糊的醒來,習慣性的查看新聞,立即就看到了群眾聚集到首相官邸前抗議的新聞:Thousands get behind Article 9 in last-ditch rally at prime minister’s office

當時並沒有仔細看,只覺得「啊,事態仍然很激烈啊。」因為各類抗議已經持續了很久的時間。繼而讀了陣新聞便又睡去。

需要出席的認定儀式下午才開始,上午完全是空閒的。本想坐在咖啡館里看書消磨時光,突然心血來潮的想到:不如去參觀國會議事堂好了。日本的國會議事堂(參眾兩院)開放給民眾參觀,但只有平日才有的看,而且一小時只允許一批人進去。之前每次來東京,多數都是週末,就算平日來也只是辦公事,一直沒有機會。這次終於得閒,能夠一了心願便非常開心。

誰知,當我坐電車到了永田町(國會議事堂前站),正要從距離國會議事堂最近的出口上去地面時,竟然有警察站崗在那里,並且伸手攔住了我。

「請問,您是(政府的)職員嗎?」年輕的警察看到我顯得很驚訝,立即這樣問我。(因為要出席正式場合,當天穿的是襯衫西褲。)

「不是。」

「那請問您要去哪裡?」

「我是來參觀國會議事堂的。」雖然並沒有義務要把行程告訴他,但我覺得自己堂堂正正,不需要遮掩。

「真抱歉,那請您從1號出口上去。」警察的態度還是很好的。

「為什麼?明明2號出口才最近啊。」我仍然不解。本來警察在地鐵站裡面站崗,還給人指路就很奇怪吧。

「您如果從這裡上去,就會直接撞到遊行部隊裡面去。這邊已經封鎖了。」警察也很坦白的直說。

什麼??難道遊行還沒有結束嗎?之前讀了新聞的我,以為抗議的群眾在前一天深夜就散去了。

「到底上面是什麼情況?」其實我是有點點旁觀者的好奇心態。

「我也不清楚,總之上頭叫我們把這裡攔住啦……真是對不起……」

在我旁邊,還有另外一位阿姨也被攔下。不過從她的裝束和言語來判斷,很可能是趕去參加抗議的。

我只好無奈聽從警察的指揮,走去1號口。爬上階梯,剛剛從一號口出來,一大群警察立刻映入我眼裡 。

哇啊啊啊——!我心裡真的很驚歎,在日本這麼多年,都沒有看到過這樣龐大的陣仗。畢竟,讀新聞和身在現場真的感受很不同。

馬路對面擠著密密麻麻的人群,大家都舉著標語、看板之類的放聲大喊。如果不知道是抗議遊行,還會以為是什麼節日活動,因為實在太熱鬧了。大家反覆吶喊著:「解釋改憲,堅決反對!」、「才不需要集團自衛權!」等等。

雖然正是梅雨季節,但那天的太陽格外的毒辣。想也不用想,站在街上如此長時間的叫喊是非常耗費體力的。

而我周圍,站滿了警察,以及身著白衫西褲、耳裡掛著耳機,手持無線對講機,戴著「警視庁」袖標的大叔們。我真的可以用「身陷警陣」來形容。因為我所在的馬路這邊,幾乎沒有行人,沒有普通民眾,全部都是警察。他們離我的距離非常近,半米多一些吧。感覺我就像突然闖入他人辦公區域的不速之客。而且我因為穿著正裝,大概又被誤以為是工作人員,被幾個警察看了好幾眼。

我站在地鐵站口觀望了一陣,周圍不斷有警察湧來,警視庁人員更是一臉嚴肅的在用對講機發出各種指令。這些都令我覺得不好一直站在那裡,否則早晚要被驅趕,所以只好繼續向目的地前進。行了幾步,走到路口交叉點的附近,回頭一看,這才注意到沿著整條馬路停滿了警車。警察更是每隔一米就有二、三人站崗。真是好大陣勢,粗看之下,警察人數不一定少於抗議者。不過,好在警察人數雖然多,但他們都沒有武裝,站崗的警察更像是執行普通的公務,毫無嚴肅氣氛。反而是警視庁的人,個個都面色凝重,看他們部署警察的樣子,好像隨時場面都會失控。

在路口附近比較開闊,視野較好的地方,有幾個媒體的攝影機已經架在那裡了。看到他們我的確松了一口氣,因為終於不是只有警察了。而且,我很想拍下現場的情況,卻不知會不會被允許。既然已經有很多媒體在拍攝,那麼我拍些照片應該也不礙事吧。

要知道,以我過往的經驗,這種情況下拍照一定會遭到暴力反對。我曾經在國內某個小鎮,碰巧路過當地國家電網的公司大樓,剛剛拍了一張照,就被急速跑來的保安搶去相機,並強制我刪除,否則就要沒收我的相機。還有一次,我不過是在一家大型超市里拍了幾張我覺得很有趣的商品的照片,隨即被商場經理喊來的保安制止,還遭到了無禮的質問。在這兩次經歷中,對方都懷疑我是什麼媒體的記者,但即便在我說明事實之後,他們也沒有允許我繼續照相。

在日本,看來情形有所不同,我得以拍到下面這張照片。(請原諒我當天並未帶相機,只能用iPhone拍攝的低質量。)

IMG_3591

其實當我在拍照的時候,身後站了三位警視庁的人員,看起來都很可怖。不過,我拍了一會兒都沒有人來阻止我,令我完全安心。後來我才覺得自己大驚小怪,因為也有別的行人駐足拍照,甚至我有看到一位警視庁人員用自己的手機在拍攝短片。

在我行進至國會議事堂的途中,又遇到一處路障有警察站崗。他也立即攔下我以及其他幾位行人。

「請問您是工作人員嗎?」同樣的問題又來了。(天哪,我真的是在不巧的時機沒有穿對衣服……)

我再一次否認之後,他果然阻止我繼續前進,並問我有何貴幹。

「我是來參觀國會議事堂的!」我有點不耐煩,因為每小時只開放一組參觀,我快要趕不及集合時間了。

「什麼?國會議事堂?」這位警察很顯然沒有預料到有這種答案,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已經自動把行人分成「工作人員」和「抗議者」兩種了吧。

「參眾兩院啦!不是有參觀服務的嗎?」我看時間真的來不及了,也不管那麼多,一邊帶著怨氣回答他,一邊強行穿過了路障。

——結果他就這樣讓我過去了。

***************************插曲的分界線***************************

幸好我連奔帶跑,趕上了一組參議院的參觀。由於眾議院那邊和參議院是完全分開,互不相關的,如果要參觀眾議院,就只能再等一小時。(很可惜我那次因為時間不夠,只看到參議院。)

國會議事堂內不能拍照,所以我只在trip的最後,拍到國會大樓的正面。(關於國會議事堂也有許多有趣的故事,以後有機會另外介紹。)

IMG_3314

因為一起參觀的同組人都在拍紀念寫真,為了不把大家拍進去,很難找到好的角度,只拍得這麼渣的照片……

 

IMG_3315

這邊的警衛不屬於警視庁管轄,所以和不遠處正在進行的抗議完全沒有關係。這些參議院的警衛都很nice,毫無政府機構人員的官僚作風。

IMG_3302

參議院之旅開始前,大家可以在一樓大廳等待。那裡就是一個小型的展覽廳,有不少模型和圖文介紹。我只來得及拍到這個豪華扶手椅——國會儀式堂建成後,首次國會開幕儀式上天皇御用的座席。Hmmm…看起來很柔軟很舒服的樣子。

**********************言歸正傳的分界線**********************

就在我結束參觀,返回地鐵站的時候,抗議的人群已經散去不少。警備人員看起來沒有減少,但是有點散漫的樣子。

之前堵在另外一個地鐵口(就是第一個警察曾阻止我走上去的那個)的群眾已經不見,地鐵口邊上的路障也就撤去了。我走到那裡的時候,有一個老婆婆看起來像是剛剛趕來現場,被一個警察攔住,不讓她加入到殘留的抗議者中去。

「真抱歉,前面您不能過去。」那位警察說。

「這是什麼?你為什麼攔住我?」老婆婆真的是很老了,至少有80歲了吧,彎腰駝背,白髮蒼蒼,滿臉皺紋,但是講話聲音很有力。「你做這樣的事情,不感到羞恥嗎?!」老婆婆義正嚴詞的繼續抗議:「你看起來跟我孫子差不多大,讓我想起我的孫子,難道我會允許我的孫子被派去打仗嗎?!」

後面我就沒有聽了,只看到那位年輕的警察臉色漲紅,不知道是天太熱還是老婆婆的話令他不知所措。

 

其實在日本,這樣的抗議活動並不少,目擊到卻還是第一次。也許是因為我住在京都,這裡的抗議活動沒有政治中心的東京那樣規模龐大和頻繁吧。也正因為住在京都,「和平日本」的印象深入我心,新聞報道的諸種風波都感覺非常遙遠,平時生活中也沒有誰會討論這些話題。但此次改憲問題感覺有所不同,動靜非常大,群眾反應很激烈,facebook上多數朋友都在發表觀點。我想,也許是因為日本的老百姓,比起和他國的糾紛,最最關心的不過是自己的平靜舒適的生活。這也是他們對廢核、增消費稅、解釋改憲等與自己以及後代的生活息息相關的問題尤其關心的原因之一吧。

結果非常遺憾,也是意料之中的,當天的內閣會議上仍然通過了解釋改憲(Abe wins battle to broaden defense policy)——又一個無視民意的無良政府。

但客觀的說,此次目擊到日本的示威抗議現場,警方總體上還是較為平和的。除了攔路和維持秩序之外,並沒有什麼激烈的措施。(但前一日晚的抗議者更多,從新聞中有看到警方阻攔時有和抗議者肢體接觸。)而且態度是比較平和的,沒有惡聲惡氣,也沒有大聲威嚇。這一點,要比去年我在土耳其目擊到的裝備機槍上陣的警察要好太多(自然比OWS中也出動SWAT的美國要好太多太多)。不過,在日本對於這類social movements的限制也是越來越嚴格。不希望將來某一天,日本的群眾也失去了和平抗議的環境和權利。如果有那樣不幸一天,「和平日本」真的就完全被摧毀了吧。

 

Advertisements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